第五章

+A -A
时间:2020-04-17 11:39 字数:1227

    “医生,大概要多久?”孙霄走上前,眉头微微皱起,显得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多久。”医生摆摆手,转身又回到门里。

    随着哗啦一声的关门,整个等待又陷入了难耐的空寂。崔颜站起身,孙霄没有回头:“你不去看筱筱手术做得如何?”

    崔颜无声的发笑,最后又要怪在她头上吗?哀戚、气恼、怨怼、伤怀连同那些想要解释的迫切、尚需理清的困惑揉碎成一团滚淌在心头,让她想要发泄什么,哪怕挥刀会伤到自己。崔颜有些恶毒的自嘲:“你难道就不怕我再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孙霄转过身怒视着她,与崔颜僵持了几秒却始终吐不出接下来的话。他扶着额头拧紧了眉,冷肃着一张脸:“你去流产,我也会在门外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抱歉呐。”崔颜看着孙霄的面无表情,生出好似被钝器击打的疼痛,从心脏衍射到四肢百骸,让她忍不住想发抖的同时又滋生出一种快感,“我没有想过要流产。这个孩子,我一定要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崔颜转身离开,抓住手提包的手暗暗发力,脚下的步伐也愈来愈快。她没有再去看孙霄的神情,也听不到他的话。周身的一切仿佛已经离她远去,感官仿佛失去了功能,所有的信息都传达不进,世界和她隔了一片海,所有都成了模糊的轮廓,细小却嘈乱的杂音。

    崔颜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也不清楚自己在去何方。她只是在走着,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木偶,一只被操控、被指挥、被控制的木偶。那双幕后黑手还没有找到,她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
    “崔小姐、崔小姐?”恍惚中,好像有谁在叫她的名字。崔颜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孙霄的家门前。红漆铁门,一条大理石铺成的小道连向白墙红瓦、巍峨气派的别墅。虽已入冬,但两旁的草地仍茵茵,几株败光叶的树木枝条仍直挺,全无荒凉萧瑟之意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熟悉的场景,崔颜不免有些怅然。铁门呼叫铃里传来呼喊她的声音,她凑上去看,保姆的脸展露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刘妈好啊......”崔颜有些讪讪,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掩饰刚才失魂落魄的徘徊。

    所幸刘妈并没有注意,呼叫铃里传来她一如往常欢快亲近的声音:“哎呀,一直杵在门口做什么呢。少爷还没有回来,外面这么冷,不如进来等吧!”

    随声而来的是开门的啪嗒声,崔颜一手扶着虚掩的门,却还是在踌躇。此时她满心只有两件事,一是挖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,二是照顾好这个孩子。至于孙霄......一想起他,崔颜就有种窒息般、被撕裂的疼痛。这种疼痛搅和得她呼吸都不顺畅,刚刚那番话言不由衷,崔颜不敢看是否伤害到了孙霄,但的确伤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哎呀!我忘了喊他去做亲子鉴定。”崔颜突然想到这茬,不免有些懊恼。可如今孙霄见都不想见她,崔颜此时也不想再看到他。

    只能这种鸵鸟心态真不行啊。她一边唾弃自己这种躲避心理,一边又忍不住苦笑:“刘妈,我就不进去了。等孙霄回来,你记得和他说、说”崔颜突然没了声。和他说什么?给她回个电话?然后两个人再隔着电话吵一顿?和他说明天去做亲子鉴定?然后让这个消息天下广闻?

    崔颜实在说不出口。她咬咬牙,心一狠,脸上挂起笑:“算了。刘妈,你再帮我开个门吧。我突然想起来,有个事要和他讲呢。”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