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+A -A
时间:2020-04-17 11:39 字数:964

    陈筱流产了。

    崔颜神游般坐在医院候诊室里,她偏过头看向正掐着烟的孙霄,手术室门前闪烁的警示灯交替着颜色,焦虑与伤感如烈火般灼烫着崔颜的心。

    “我...”崔颜想要开口说些什么,却第一次觉得干涩苦闷到根本说不出话。她想说她不是,她没有,是陈筱自己故意摔倒的。我们去做亲子鉴定,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。

    孙霄并没有去看她,他只是很冷淡的摆手,捏着烟的手青筋毕露:“不要说了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你平时是不抽烟的啊。

    崔颜有些难过又有些委屈,难得的带了几分哽咽:“你愿意听我说几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不要说话了,你难道听不懂吗!”崔颜的哽咽像是点燃了孙霄的怒火,他把烟摔在地上,用力辗过去冲到崔颜的面前。崔颜被他的怒气吓得往后缩了缩,孙霄握了握手,没有再靠前:“我现在只觉得你很恶心。”

    崔颜怔怔的听完这句话,一滴眼泪悄悄滑落脸颊。她用手背擦了擦眼眶,想要把滚烫的泪水拭干净,却怎么也止不净。眼泪好像决堤的大坝,势如破竹般冲溃了心理防线。崔颜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动作,最后干脆捂住眼,死死咬住嘴唇,不让呜咽声从齿缝里流逸出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空旷的走廊只有难堪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自己做错了,也许半年前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半晌,孙霄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半年前,正是陈筱坠崖的时候。在几乎所有人都质疑她、叵测她,自以为的认为她双手沾满了鲜血,镣铐已经锁住了她的手。孙霄一排众议的关助她,自始至终的相信她,握住崔颜的手说不要怕,一切会水落石出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究竟发生了什么?这两个月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千百个疑问缠绕在崔颜的心头,不断扰乱她的思绪,混乱之中想要寻求根源却察觉不了。好似已经缠绕数久的针线,剪不断、理还乱。

    崔颜握紧拳头,低着头挺直背脊:“所以,你连人格上也要否定我吗?”她压抑着声音里的哭腔,极力稳定着情绪:“你为什么连解释都不听就擅做判断?你凭什么!”说到最后,她已是压抑不住激动之情的抬起头,孙霄却好似疲倦了,直直盯着手术室指示灯,眼神也不留出一个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原本紧闭的门里有医生走出,他摘下口罩左右看了下崔颜和孙霄,眉头依旧皱着:“你们是陈筱的家属?”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孙霄刚开口,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于是立马否定前言:“是,她怀的孩子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医生古怪的瞥了眼他和崔颜,轻轻点头:“患者手术很成功,只是身子有些虚弱。等她麻醉醒了你们去护送她回病房。”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