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+A -A
时间:2020-04-17 11:39 字数:1454

    去做亲子鉴定的事情,崔颜没有告诉任何人。就连向老板请假,她也是尽可能含糊其辞,只是提及身体不适。倒是因为老板与崔颜平日里关系不错,所以也知晓些她与孙霄的恋情,不免有些戏谑的多嘴几句调笑话。

    对此,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应是了。

    只是.......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崔颜的视线投向自己的腹部,原本被孙霄伤得寒冷透顶的心渐渐温软起来。她的手虚虚抚在肚皮上,虽然如今平坦如常,但崔颜知道,这里面孕育着一个小生命。她的子宫是土壤,日后那颗被播种的小树苗会随着时间逐渐成长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崔颜仍能回想起在得知有孕后她与孙霄那难以平复的惊讶、激动、以及对未来的幻想。她总是会禁不住手去搜罗那些孕儿指南,忍不住去看看那些孕期注意事项,止不住的想要和孙霄喁喁细语,规划孩子生后的教育。争执着如何取名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孙霄同她说过的那些绝情断句,总会回忆起他俩一起网罗生儿、育儿、教儿资料时孙霄喜悦期盼的神情,便有些窒息般的心痛。

    所以,她绝不可能去打掉孩子!绝不可能!

    崔颜眼神渐渐冷下去,她咬住下唇,紧紧攥着衣角。亲子鉴定,一定要重新再做才行!

    “美女、美女...”耳畔传来司机的叫唤,崔颜醒过神来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不好意思,是到医院了吗?”

    崔颜孜身一人待在最角落,正是寒潮来至,瓷瓦壁墙渗出水意。身旁正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,看到她丈夫正一手牛奶一手面包嘘寒问暖,她缩了缩身子,看向手里的预约单,不由得有些怔忪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她二十多年以来最可笑的时刻了吧!这个孩子不被祝福,她却要一意孤行的护住它。崔颜轻轻呵出一口气,看白色的气雾在空气中飘散。如果这份忧愁也可以就此消亡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误会而已。她宽慰自己,把这份愁绪驱散开来,疑惑渐渐拢上心头。说来,为什么宋昭打电话过来让她到妇产科来?

    她应约而来,却不见宋昭身影。崔颜满心疑惑,打开手机,慢慢按着电话号码,又一点点取消。正在犹豫是否应该打个电话询问宋昭时,眼角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孙霄......”崔颜喃喃,一时间竟愣在原地。万千思绪纠结在脑海里,一份莫名的希冀涌上心头。是宋昭在帮忙吗?不,他应该不清楚才是。可是、为什么....?

    喧嚣纷乱的人群里,崔颜独独听到一声娇俏熟悉的声音,和她默默在心里回念的名字同时响起。已过世半年的陈筱在她面前笑颜如春的牵起孙霄的手,半依偎在怀里耳边呢喃。

    “姐姐!我受不了了,我要去死。但是、不要告诉孙霄我喜欢他!我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”跳崖前陈筱那句如血泣般的诀别至今历历在目,崔颜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“孙霄!”她忍不住喊出声,顶着周围人诧异好奇视线下的羞耻向如同新婚燕尔的两人走去。崔颜扫了眼陈筱面不改色的微笑,把声音压低了,却还是克制不住情绪: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话到尾处甚至有些颤抖。她是有羞耻心的,理性让她克制住即将喷涌而发的情感,教养让她做不出在大庭广众下高声质问的事情。孙霄看到崔颜像是有些尴尬,原本托住陈筱的手松了松,不着痕迹的远离开来。

    “崔颜......”孙霄看到她手里的预约单,眉眼松动了些许,语气早已不复之前质问她时的可怖,只是看向崔颜的视线依旧复杂而生冷。就像两个经久不见的旧人,熟悉又陌生,隔阂让他俩难以重归旧情,只能小心又疏离的接近。

    “你先不要误会,我等会和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误会、解释。崔颜慢慢咀嚼其中味道,冷冷笑出声:“既然如此,你之前为什么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?”

    孙霄不由得皱起眉头,他有些厌恶般的看向崔颜的腹部,原本和缓的语气陡然变得生硬:“你还想要有什么辩解?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啦。”陈筱温柔如水的抚了抚孙霄的肩,她看向崔颜:“正好我也有些话想问颜姐姐呢。”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