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扯离婚证

+A -A
时间:2020-04-16 11:34 字数:1534

    很快,田素雅在精心的治疗下,伤口彻底恢复,出院之后,婆婆和丈夫便过来找她扯离婚证,婆婆姿态很高傲,拉着儿子的衣袖说:“看到没,她还是有钱,她都没求咱们支付医药费,她那出纳的工资,说不定也没有全交给家里,自己有小金库,有存余。”

    田素雅走过去,“我的医药费,是我的同学帮忙支付,未来我会还的;这三年的工资,我全都用在家里了,甚至都没用在我自己身上,你们让AA,我就AA,但最后,瓜果蔬菜,还有妈您穿的衣服,都是我花钱买的,我哪有什么存余?”

    “哎哟,儿媳妇给婆婆买东西,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你是嫁给我儿子,你就必须得孝顺我伺候我。”

    男人却拽了拽自己母亲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不想离婚,我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傻子,把儿子给她,每月就给2000块钱的抚养费,别的什么都不用你付,你无事一身轻,有什么不想离的?咱是男人,咱吃香,回头妈给你物色一个更好的,瞧她带着个孩子,我不信还有人要她,十几年后,儿子还是你的儿子,那打断骨头连着筋,咱们不亏。”

    田素雅也没想把儿子给他们,自己的儿子,还那么小,要是给他们,不得死了?

    他们虽然无情无义,但自己要对儿子负责。

    男人却依旧摇头,“妈,我不想离婚。”

    他过来又拽田素雅的手,“素雅,你和妈好好道歉,你说你错了,以后都听妈的,咱俩继续好好生活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妈也是为了咱俩好,妈不会害咱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之后只要你老老实实地生活,照顾好儿子,妈不会再说你,她也是嘴硬心软,刀子嘴豆腐心而已,你看这么多年,我一直听妈的话,这不也好好的?”

    田素雅甩开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这句话她已经听了三年!

    刚恋爱的时候,表现的还不明显,只知道这个男人是接到他妈妈的电话,就会立即赶回去,曾经田素雅觉得,孝顺的男人不会差,但是婚后,一点一滴,终于看明白了,他哪里是孝顺。

    他完全是他妈妈的傀儡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任何认知,不知是非,只听从他妈妈话的傀儡!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在自己伤口感染裂开的时候,都依然犹犹豫豫,不说保护自己吧,但起码也得知道事情轻重呀,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错?我又凭什么道歉?这么多年,我听她听的还不够多吗?我的命都要听没了,当初是你家的聘礼出的高,也是我爸急需用钱还债,但是三年我给家里付出的钱,我的工资,我婚前的财产,足以还清那二十万了,我不是人吗?我不配得到尊重,我生了病,难道不配医治吗?”

    田素雅说着与他们错开距离,现在他们之间,连这么近的站着,她都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你妈妈的说法,每月给我两千的抚养费,我们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素雅,素雅!”

    老太太道:“离婚就离婚,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这等于你净身出户,我们为什么不离婚,哼!”

    他们很迅速地扯了离婚证,协议也是一式两份,一人一份,男人还看着田素雅,但是老太太却道:“看什么看,她以后和你没关系了,这女人脑子又蠢又笨,白让咱占了便宜,以后带着个儿子,我看谁能找她。”

    而民政局门口这一系列的事,全看在章亭轩的眼里。

    他本来拿着咖啡纸杯,蓦地,指节青白,用力一捏,咖啡杯被瞬间捏瘪,褐色的滚烫液体流了一手,也洒在这宽敞的豪车内。

    前面的司机兼助理赶紧回头,“章、章先生,这可是新煮的咖啡呀,您的手……赶紧给我看看,有没有烫伤?”

    白皙的手立即变得通红,但章亭轩却像毫无感觉一般,依旧盯着车窗外,他的视线落在田素雅的身上,直到看不见为止。

    咖啡杯被助理拿走,手也被冰凉的湿巾擦着。

    章亭轩道:“行了,别擦了,赶紧悄悄跟着田素雅,不能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章先生,得、得买药油呀。您这手,明显烫伤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用!快点跟上,一会儿该找不到她了!”

    助理赶紧转过身,启动车子,而章亭轩将视线收回来,看着自己被烫伤的手,他狠心攥拳,用疼痛来让自己沉下气来。

    助理看着他这样攥拳,都觉得一阵肉疼,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