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我还有孩子

+A -A
时间:2020-04-16 11:34 字数:1548

    田素雅完全陷入黑暗中,但她感觉自己还“醒着”,四周渐渐出现了婆婆的嘴脸,出现了老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,我都多大了,你还给我洗澡?”

    “你多大了,难道就不是妈的儿子了吗?哎呀,妈把你从小看到大,有什么的?”

    黑暗中还出现了田素雅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,我给她拿。”

    “去,别动,我给我儿子拿衣服,你就别管了,我儿子穿什么最舒服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哦,田素雅知道了,这是走马灯吧。

    无论是老太太还是丈夫,这都是以前的事,田素雅记得有人说过,人在快要死的时候,是有走马灯的,自己这是快要死了吗?

    母亲在自己很早的时候就离世,父亲又是个赌徒,自从拿了自己的二十万聘礼,就再也没出现过,有也和没有一个样。

    死了……就省心了。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不行,不可以那样,她还有孩子,儿子出生,才刚刚十天,自己没有了亲人,丈夫又是那个样子,也不可能指望婆婆带孩子吧?要是自己死去,孩子谁管,自己好歹还见过这世界二十八年,自己虽然没有看到好的风景,但是自己的孩子,一定要看到好风景呀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田素雅告诉自己,“我不能死!我要把宝宝养育成人,我的宝宝才那么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我的婆婆,离开我的那个妈宝男丈夫!我要看着孩子好好长大,如果没有我,宝宝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些励志的话,等到终于在黑暗中看到一缕曙光的时候,周围那些幻影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向着光明跑去,渐渐的,双眼无比沉重地睁开,入眼是白色的天花板,刺鼻的消毒水味儿,还有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不不不,孩子,我的孩子在哪?

    印象中,田素雅自己没了意识,而倒下之前,她好像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田素雅说着就要起身,肩膀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按住。

    那带着磁性声音的男人立即呵斥,“还动?你不要命了是吗?!田素雅,这么多年,你是一点长进都没有!没长进,也没常识吗?”

    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,田素雅终于知道,自己不是做梦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章亭轩,以前一个高中,一个大学的,他暴躁又爱数落人,班里的同学都不喜欢他,若不是自己当初被小混混围堵,章亭轩出手相救,怕是自己也会躲着他,怕他。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没事,我特意请了月嫂。倒是你,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?你是猪吗,猪都比你强!”

    对于章亭轩的数落,她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自己的孩子没事,被数落几句,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冲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章亭轩深吸一口气,背在身后的手已经绞紧,领带还是那么笔挺,只是西装的扣子,已经尽散开,露出他挺拔的腰身。

    如果细看,会发现他的拳头也是淤青的,而医院走廊的墙上,带着一些血迹。

    田素雅眼眶又酸了,五年前,她那时候还没结婚,她和章亭轩还是好朋友,虽然章亭轩突然出国不告而别杳无音信,但田素雅觉得以他本身的性格,出不了事;那个时候,章亭轩的手机号并没有注销,只是谁打都不接。

    田素雅便给他发了条短信,诉说自己对他的祝愿,他无论干什么,自己都支持他,并且自己也会在未来的道路上,越飞越高。

    五年后的今天,物是人非,他依旧潇洒张扬,也依旧带着善意的暴躁,而自己呢?

    哪里还能飞?

    摊上一个倒霉的父亲,又遇到那样的婆婆和妈宝男的丈夫,她的翅膀,被尽数折断了。

    她能说的,只有一句,“谢谢你,章亭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需要你冲我道谢。”

    他的口吻依旧冷冷的。

    并改为双手插着口袋,微微弯腰,以极其逼迫的方式,看向田素雅,剑眉微挑,眼如含星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,你究竟是怎么弄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不大,却带着没法不对他说的严厉。

    只是田素雅还未来的及细说,病房便被人推开,一个老太太身后跟着一个男人,就这么肆无忌惮地进了屋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到田素雅,一双眼睛带着愠怒。

    “我说田素雅,你可真行,自己叫了救护车,结果救护车来了,你人却没在,故意耍着我们玩呢?救护车人没拉走,还找我们要了二百多出勤钱,岂有此理,你还我钱,你还给我钱!”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