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狠心的母子俩

+A -A
时间:2020-04-16 11:34 字数:1781

    田素雅躺在床上昏昏沉沉,她感觉自己身体忽冷忽热,腹部的伤口疼痛难忍,想开口叫人,却虚弱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诺大的房间里,身旁只有自己的孩子,那个刚出生不满十天的小婴儿。

    从屋里还能听到婆婆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声音。

    田素雅本不喜欢麻烦别人,但是今天,确实没有办法了,自己嘴唇发干,疼的实在动不了,没有办法给自己倒水喝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太小了,田素雅握紧拳头,忍着腹部的疼痛,提高了点音量:“妈……妈!”

    老太太走了过来,穿着华贵,却一脸不耐烦,“叫什么叫,坐月子还不老实!”

    “妈,能给我倒一杯水吗?我伤口疼的,实在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疼啊!要不说你事多,过去我们女的生孩子,都很少剖腹产,贵不说,还好的慢。”

    田素雅从出了产房,就听婆婆这么说,已经十天了,婆婆还死咬着这事不放。

    婆婆没好气地拿来一杯凉水,“哐”地一声放在田素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那溅出的水都能刺的田素雅一哆嗦。

    尝了一口,更是尽数吐出,“妈,这是生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哪那么多事?爱喝不喝!”

    老太太说完走了出去,在客厅里继续看着电视,还把电视的声音弄的很大。

    田素雅眼眶发酸,她又看了看安睡的孩子,整个家,怕是只有这个孩子,能让她欣慰。一早晨,老公就去上班,回来也只是打游戏,完全不管不顾,虽然两人的结合,是因为田素雅的父亲需要还债,但感情也不是那么生疏的呀。

    并且那些钱,田素雅这三年早就还清了,起早贪黑,打两份工,辛苦自不必说,只是希望之后能好好过日子,她伺候他们娘俩,任劳任怨,就算不拿她当家里人,可她与他们之间也是平等的呀。

    她喝了几口生水,又倒回在床上,只盼望着自己睡一觉就好了,睡一觉就不这么疼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她被更大的动静吵醒,孩子在一旁哭,田素雅行醒来腹部更加疼痛难耐,简直忍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连翻个身看孩子都已经非常吃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丈夫进来,拿着手机还进行着游戏,一脸不悦,“孩子哭了,你都不看,天天就知道睡睡睡,你看那有的产妇,也是剖腹产,一点事没有,不像你这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田素雅想着反驳,却在伸手一摸伤口的时候,感觉到了粘泥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我的伤口,流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“流血了?!”

    他赶紧扔了手机,不是去叫救护车,而是去找客厅里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妈,妈!田素雅的伤口好像裂了,这怎么办,我……我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太太走了进来,“你究竟瞎干什么呢?是不是没好好睡觉,哎哟,这再进医院,得多少钱?你真把我们家当提款机啦?当初想着要不是你没妈,只有一个爸,嫁到我们家就成我们家的人了,我才不会出二十万聘礼,让你拿那些钱给你爸还债。”

    田素雅苦笑,想反驳自己还清了钱却又不想把话说的那么绝情,后面自己为了表现出要好好过日子,要真心过日子,她不舍得给自己买任何东西,全给婆婆和老公买,如果真要用钱来衡量的话,那就是自己不仅还了二十万聘礼,还给他们家送了不少钱,是他们欠自己的钱!

    田素雅又急又怕,关键的是,她真的感觉自己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生孩子,第一次剖腹产,她也没经历过这个,她只是不断地拽着老公的手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能不能送我去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那个男人,也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太太十分不情愿地道:“那就七点之后,再送田素雅去,七点之后,你就不限号了。这还有半个小时,不差这半个小时!”

    田素雅在听到这话后,心沉到了谷底,尤其是自己那个对母亲百依百顺的丈夫,竟然点了点头,田素雅更是整个人仿佛掉进冰窟。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……没有轰轰烈烈的感情,但我是个活生生的人呀!”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实在不行的话,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……”

    天知道田素雅这个月因为生产已经把钱都花光了,她现在手里没有一分钱!

    “田素雅,你就等等吧,不差这半个小时,你再睡一会儿,醒了就在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田素雅的泪水顺着眼眶溢出。

    她自己爬起来,男人赶紧道:“别动别动,万一伤口裂开的更多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动……不动在这等着流血流死吗?”

    田素雅踉跄地起身,每动一下,就锥心地疼痛。

    孩子哭的嗓子都哑了,也没人管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只是为难地看着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田素雅知道,他们家不差叫救护车的那二百多块钱,只是觉得花在她身上不值罢了,可别说是在一起三年的妻子、儿媳妇,就算是个保姆,伺候他们家三年,也不能见死不救啊。田素雅彻底对这家人,寒了心。

    她一把抱过孩子,颤巍巍地下了地。

    血水顺着腹部的伤口往下渗,大冬天里,她就披着一件外套,想要出去。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