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关系

+A -A
时间:2018-12-27 21:46 字数:2239

    清晨第一缕阳光投射在巨大的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谷伊曼打了个哈欠,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卡地亚新款钻表,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。

    糟糕,要迟到了!

    她站起身,收拾好线稿之后便出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,谷伊曼接起电话,是好友苏倩柠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苏青柠在电话那头说:“伊曼,我飞机快到了,你什么时候到机场?”

    “就快了。”谷伊曼说。

    “就快了?”那头传来苏倩柠怀疑的声音,“你该不会是刚从工作室出来吧,是不是又画了一晚上图,将要接我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苏倩柠的质疑,谷伊曼笑了笑说:“一不小心就天亮了。”

    苏倩柠知道好友是个工作狂,便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嘱咐她要早点到机场。

    谷伊曼很少自己开车,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窝在工作室里画图和制作成品,外界将她杜撰成一个冷漠的天才,年少成名,年纪轻轻便跻身顶尖服装设计师行列,可是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,她是一个除了画图做衣服以外,毫无趣味,娱乐可言的人。

    谷伊曼车速极慢,却还是差点撞上了一个横穿马路的孕妇,所幸她刹车踩得及时,停在不远处,可是那孕妇却挺着大肚子走过来,整个人都靠在了谷伊曼的引擎盖儿上。

    “碰瓷?”谷伊曼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,一出门就碰上了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,那个女人一见谷伊曼,就疯了一样向她扑过来,女人长得很漂亮,即使怀孕身材也依旧火辣。

    女人哭得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的说道:“求求你,不要伤害我的孩子,我和子辰是真心相爱的,求求你成全我们。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大街上来往的行人看向谷伊曼的目光都带上了有色眼镜,就好像是谷伊曼仗着有钱有势,故意开车撞孕妇一样,旁观的路人纷纷猜测二人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谷伊曼疑惑的看着她说:“你是?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我是子辰的……”

    谷伊曼冷笑一声,这个月已经是第三个女人找上门来了,前两个倒还好,这个是直接挺了一个大肚子。

    谷伊曼上下打量了一下她,冷声道:“情人?”

    女人咬咬唇,脸色惨白,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谷伊曼实在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,她是个工作狂,在人情世故上面却着实是个小白,她犹记得上次两个女人,管家好像是直接用钱打发了,于是她说,“你是来要钱的?”

    女人的脸色一下变了,看到周围投来的鄙夷目光,她声音尖锐的为自己辩解道:“我和子辰是真心相爱的,我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,要不是你纠缠子辰,不肯与他离婚,我现在早就已经和子辰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字里行间将谷伊曼推向了一个拆散有情人的恶女形象,可是谷伊曼却丝毫没受到影响,只是冷冷的看着她,像是高高在上,将所有人都戏弄的女王,又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。

    谷伊曼抬手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要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直接拿出手机,划到了代号为“9”的电话号码,她的电话号码是按照亲疏程度排列的,她联系的人不多,除了亲人朋友,就只有工作上的几个伙伴,而排到第九位的正是她那位百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老公——顾子辰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头传来一道慵懒的男音,沙哑富有磁性,像是温好的佳酿一般,浓郁醉人,而那张脸也如同这完美的嗓音一样,颠倒众生,即使谷伊曼不爱他,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,是个极品!

    “有事?”顾子辰问道,一般谷伊曼很少会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,”谷伊曼看了一眼孕妇的大肚子说道,“有个自称你情人的女人挺着大肚子用孩子威胁我跟你离婚,你说我该不该信呢?”

    信与不信,两人其实都心知肚明,顾家一家都市,操纵着整个j市的经济命脉,整个j市的GDP有一半靠顾家撑起来,巴结的人犹如狂风浪蝶,而顾子辰又是整个顾家唯一的继承人,简直就是含着龙吐珠出生的人,自然围绕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也不计其数,更何况,他还有一张如同艺术家雕刻出来一半完美的脸蛋,比当红偶像还要好看几分。

    外界传言,顾子辰花心多情,可谷伊曼却清楚,这个男人其实心底最是凉薄无情,这种人,又怎么会轻易让别人怀上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顾子辰听她说完之后,只是冷冷道:“与我无关,除非她是圣母玛利亚,可以无精受孕。”

    谷伊曼开着扩音,顾子辰的话,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的,一些好事的旁观者已经发出了低低的笑声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,她不甘心的喊道:“子辰,我是娜娜啊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顾子辰冷声道:“娜娜?”

    旁边似乎有人提醒了一下,顾子辰才又啧啧两声道:“确实没什么印象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谷伊曼挑眉看向她:“怎么样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,我今天确实很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女人觉得谷伊曼在刻意羞辱自己,她脸部扭曲的看向谷伊曼,整个人如同恶鬼,一双眼睛如同淬了毒一样,伸出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说道:“是你,一定是你这个溅人从中作梗……”

    谷伊曼不想与女人再纠缠下去,她悄悄发了个微信给苏倩宁,问她怎么解决,苏倩宁说,这种女人,一般都是为了钱来的,破财消灾。

    谷伊曼思前想后,她没有带支票出门的习惯,手机又被限额了,现金更是少的可怜,为了节约时间,她取下手腕上的卡地亚钻表说:“这是最新款钻表,上面的钻石是从深海打捞再通过手工一颗颗打磨出来的,虽说比不上首秀的价格,但二手同样能卖到80万以上。”

    她将腕表塞到女人手中说:“抱歉,我没有带支票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掉下巴,这女人要不要这么豪气?

    给完表,谷伊曼便急匆匆开着车离开了,她一边开车一边给苏倩宁发了个语音过去:“阿柠,事情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苏倩宁发了个消息过来:“我就知道,给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我把顾子辰送我的卡地亚钻表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要不要这么豪气,随便给个买包的钱就行了,再有钱你也不能把钱当纸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再珍贵,也只是一块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想,如果是乔宇亓送给你的,就算是十块钱的电子表你也不舍得送人吧。”

    谷伊曼没说话,原本清冷的表情,渐渐没落了下去。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