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死人

+A -A
时间:2018-08-08 15:04 字数:2061

    时值盛夏,天气炎热,黄昏时分,我和往常一样,约了同村二狗和三剩去山里小溪洗澡,准备好好的去去身上的热气,晚上再回去好好的赌个痛快。

    我的名字叫张铁柱,就出生在这个四面环山的前岭村内,自小父母离异远走,只被奶奶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,十五岁那年去邻村读了两年初中,因为一些小事和两个发小二狗还有三剩把人打进了医院,然后被光荣开除。

    开除之后,我们三人就一直游手好闲的呆在家里,每日里吃吃喝喝玩玩,今天上王村长家偷两孢玉米,明天上李寡妇家偷看一下洗澡,再去村中小卖部不时赊上几包香烟,不知不觉就这么过了三年,成了小乡村内最不受待见的三个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小溪在村后的山坡边上,我和二狗三剩几人吹着牛打着嘴炮一路往前走去,一会就到了,二狗三剩嗷的一声就脱个精光跳了下去,激的水花四溅,我也克制不住,脚下一瞪就下去,冰凉冰凉的溪水覆盖了整个身躯,那感觉别提多爽了。

    二狗和三剩水性比我好的多,在溪水里潜了两下,觉得不过瘾,就朝着不远处更深的一个积水潭的方向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村里老人说,那积水潭是当初战争年代被炸弹炸出来的大坑,后来日久天长的,小溪冲出了一条水道将水引入了其中,这就形成了,具体有多深谁也不知道,我曾用一根长竹竿测试了一下,五米多长的竹竿愣是全部塞下去也没碰到底。

    乡村的孩子大多野,洗澡哪深就爱往哪里钻,这积水潭自然成了最理想的游泳地,每年夏天都会吸引着村里的小孩成群结队来这游泳,很不幸的,去年就出了点事,一连淹死了两个小孩。

    村里人怕悲剧再发生,就编了几个水鬼的故事落在了这积水塘内,到底起了点作用,比起往年,今年基本上没什么人来这积水潭游泳了。

    我和二狗三剩都这个年纪了,又是村里的混世魔王,自然对那所谓水鬼的故事不屑一顾,只是因为我水性一般,在及腰深的地方混混还行,要我去那深不见底的积水潭,心里还是有些发慌,看着二狗三剩过去了,便喊了出来,说:“那地方水太深了,就别去了吧,在这边玩的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二狗三剩又哪里会听我的话,不仅没半点要停的意思,反而游的更快了些,尤其是二狗那狗日的,还对我嘲讽道:“柱子,早知道你小子没长那玩意,今天算是见识到了,耍个水连深点的地方都不敢去,那还耍个球,回去澡盆里放点水扑腾扑腾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二狗说完,三剩也跟着大笑了起来,我被刺激的不轻,再加上觉着一个人在这边游着也没劲,对着二狗就骂道:“他大爷的,你们得意个球,谁说老子不敢。”说着就使出吃奶的力气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会间,二狗和三剩就到了那积水潭内,我也到了外沿,这嘴上说着不怕,一见那潭内水深的黑黝黝一片,身体就诚实了起来,咬了几次牙,愣是不敢冲进去。

    二狗和三剩已经在积水潭内欢快的游了起来,那叫一个如鱼得水,一会深潜一会蛙泳再来个狗刨,就好像在跟我示威似得,看的我叫一个心痒痒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潭水心里总是慌的不行,最后一个不爽,干脆就地上了岸,找了块石头坐上去,懒得洗了。

    二狗和三剩看我上了岸,都是笑的前仰后合,鄙夷的样子尽显与眼,我虽觉得丢了大脸,但这岸都上了,也确实懒得再下水了,直接转过头去,懒的再理他们,心中只道:老子水玩不过你们,晚上玩牌非要把你们两的几个闲钱榨光!

    小山坡的地势还算不错,我坐在这石头上,吹着黄昏的风,身上的水气蒸发的同时带走了燥热,十分清凉,脑海也跟着放空了起来,隐隐的还有了几分困意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三剩,这水里,好像~好像有人~”在我昏昏欲睡间,潭水中央位置,二狗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,我转头看去,就见得他指着自己身下的潭水说道,因为害怕,连身子都隐隐颤抖了起来,引得潭水泛起一阵涟漪。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就清醒了,连忙看了过去,就见得三剩指着二狗笑了一下,道:“还说人家柱子胆子小呢,你狗日的也不好到哪里去嘛,这潭水里面能有什么东西,难道是水鬼?哈哈,告诉你,老子从来不信这些七七八八的。”

    二狗似乎害怕的不行,一时竟然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,道:“我……我也没看清,就在水底下,像人……不管了不管了,老子上岸了。”说完抖着身子朝岸边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剩切了一声,面上满是对二狗的不屑之意,他老子当过几年兵,从小也是用当兵的标准把他养大的,对神神鬼鬼的事,还真从不放心上,看着二狗要上岸,直接道:“行行行,有水鬼是不?老子这就下去把它给拉上来。”说完一头又扎进了水里,二狗想喊他别去都没来得及喊出声。

    我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马上站起身来,朝着三剩扎下水的地方看了过去,,而在这时,二狗也已经靠了岸,我这才看清楚,他的面色就跟扑了粉一样的白,身子还在颤抖着,显然是刚才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二狗,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我走上前去,扶了一下二狗,只觉得他身上也是一片冰冷,似乎~比那潭水还要冷。

    二狗看了我一言,咽了口口水,颤抖着声音道:“我……我真没看错,那水底,好像真的有人~眼珠子瞪的老大,吓死我了,我们快点走吧,回去跟王村长说一下,让他来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看这二狗说话的样子,不像是在开玩笑,神色也凝重了起来,就在这时,忽然看到,那潭水中央三剩忽然从水底冒了出来,猛呛了几口水,跟疯了一样朝岸边猛游了过来,一边游着一边叫叫嚷嚷的喊着,比二狗刚才还疯狂。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